中方希望日本能够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

文/龙马
摄影/龙马、缪济临、冉志刚
责编/刘霞

北京以西直线距离约150公里处,一个曾拥有800座古堡、1613处文物的隐秘之地,罗哲文先生曾把这里的古堡和万里长城同时称为东方奇迹。到底是什么原因让这里产生如此之多的文物并得到如此之高的赞誉?

隐蔽小城文物多

我第一次知道蔚县这个地方是六七年前,当时因为工作原因曾前往这个传奇之地——全县至今留存着1613处文物点,仅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就多达21处,“文物大县”当之无愧。

雄浑、古朴、空寥、粗犷和那倔强的生命痕迹,主宰了这里的一切,把蔚县这片黄土地,打扮得有种苍凉与悲壮之美。

自驾途中,我们发现这个遍地是“宝”的地方可没那么容易去探宝,明明地图上看它与北京的直线距离只有150多公里,实际行程中却被重山阻隔,先向北经过延庆、宣化再绕道向南,相当于沿着北京西北画了个半弧,走了约280公里才能到达。路上同事闲来无事,有意考考我这位南方人知不知道蔚县到底怎么读,我毫不犹豫读作“wèi”,蔚蓝的“蔚”嘛,这还不简单?结果大伙大笑,纠正说当地人都读“yù”。后来查找资料,发现许多老师提到蔚县都要拿这个发音当趣事,我并不是个孤例,然而这反而让我开始疑惑:这么有名、文物如此之多的宝地,为何连名字大家都容易叫错呢?为什么罗哲文先生会把蔚县的古城堡和万里长城同时称为东方奇迹呢?这些古堡到底有哪些奇特之处?带着这些疑问,我想去一探究竟。

国宝“玉皇阁”真面目

蔚县古城北边就是玉皇阁,也称靖边楼,目前已是国家重点文保单位,与其他古城规划不太一样,蔚县古城正北方不设城门,仅在其城墙两侧开东西门,而中间高高筑起一座明式风格的古建筑就是玉皇阁。我们从城墙角下爬上玉皇阁,至少需要跨过四五道门,类似俄罗斯套娃层层关卡,让我印象最深的是通往玉皇阁的核心区上院,要攀登一个十八级的又窄又小的石阶,然后推开一扇仅能一人躬身进出的小门,方可入内。抬头便看到 “玉皇阁”三个大字的牌匾,左为钟楼,右为鼓楼,庄严肃穆,殿内供奉的是真武大帝,玉皇阁实际上是一座兼具瞭望、抵御游牧民族入侵的军事古堡。玉皇阁几经战火重建,台基最早是土城,后改成砖城更加稳固,从大殿的外观远看是三层,实际只有两层,在第二层的中间有一个环廊,站在这个位置,整个老县城可尽收眼底。

蔚县玉皇阁始建于明洪武十年(1377),它弘整高峻,极具气势。据《蔚州志》记载,昔日城垣有楼阁24座,独此楼最为雄伟壮观。

这天我们得到特批,允许进入玉皇阁内部参观。推开陈旧而厚重的庙门,一股浓郁的混杂着古木、夯土、香烛的幽香扑面而来,我自己十分喜欢闻这种蕴含有岁月沧桑的味道。由于木构建筑极易引发火灾,大殿内并没有接通电灯,幽暗的大殿内或许太久没人入内,供桌上已经落下厚厚一层尘土——那是岁月在这里的积淀。我拿着手电向两侧扫视,一道光束洒在了一幅壁画上,看到这幅庄严的壁画,我怎么也掩饰不住无比激动的心情,我用心感受这简练而有力的线条和如此丰富的色彩,给我带来的震撼,如此简练的线条竟然能将各类神仙刻画得这样栩栩如生。当地文史专家解释说这是明清时期留下来的道教壁画。因为大殿内空间有限而且没有光线,我选择了接片和光绘的摄影手法,尽量高清晰、真实地还原古人的力作,这种耗时耗力、出片率低的工作方式,耽误了大家大半天时间,离开时甚至被大家投来一片责怪眼神,然而大家很快被我兴奋激动的情绪所感动,满怀欢喜地赶往下个目的地——上苏庄。

玉皇阁内供奉着玉皇大帝和一众仙家,最值得观看的非三面墙壁上的明代神仙彩绘莫属,历经500多年的洗礼,依旧色彩艳丽。

上苏庄内有乾坤

一开始我对上苏庄毫无兴趣,我还沉浸在玉皇阁的明清壁画之中,但一听说这里是《亮剑》电视剧的取景地时,一下子又激发我摄影的热情。进入上苏庄村口,一群羊正悠闲地穿过街道,羊群滴滴哒哒踩踏光滑而圆润的青石板的声音混杂着羊咩咩地叫的声音,我仿佛被这样的声音带回到了民国时期的上苏庄。一路走,一路看,富有时代气息的抗日标语,历经风化已是残檐断壁的夯土堡墙,随处可见的古戏楼和庙宇。当地老人闲坐在太阳底下,悠悠然地晒着太阳,面带微笑看着我们的到来。我看到这里的民居基本都是用夯土和石头垒起来,几乎没有钢筋水泥,独立小院、斑驳不规则的肌理、统一的暖色调,加上夕阳和远山环抱,自然形成一幅壮美古朴的画卷。

上苏庄堡,明朝重建,虽历经百年风雨,保存完好。堡门两侧为保存有黄土夯筑的“笔和砚”形式,寓意村内多出文人。

上苏庄堡门两侧垒着一尖一方两个垛台,形似毛笔和砚台,寓意在武胜文弱的塞北,上苏庄人对文化的崇尚。庙多戏台多,也是这里的一大特色,目前还有10余座庙,除了观音庙,还有土地庙、河神庙、五谷庙、龙王庙、风神庙、关帝庙、财神庙等等,其中三义庙是一个比较有意思的庙宇,在蔚县古堡规划设计中,北方一般都供奉真武大帝,而上苏庄的北方却是三义庙,供奉大家耳熟能详的刘、关、张三兄弟。楹联也蛮有意思:三人三姓三结义,一君一臣一圣人。为何如此设计?相传刘备是压火水星,北方属水,与南面登山楼火神庙相互呼应,寓意水火平衡、兴旺太平。听当地人说如果正月来,还能看到当地拜灯山的传统习俗,通常就是正月十四白天在灯山楼和三义庙之间街道上竖起灯杆,将火神的牌位供于灯杆上,挂满红灯笼。到晚上村民齐聚灯山楼前,传承人将下午准备好的灯盏一一点燃,一幅喜庆神秘的灯火字画映出祝福:“五谷丰登”“风调雨顺”“国泰民安”等。

当地人还把三义庙称作高高庙,此处是全堡制高点,能俯瞰上苏庄全景,有登高瞭望功能,如遇盗匪入侵,能及时提示堡门关锁,堡内民居和街道如同棋盘,院院相连互为依靠。后来我们去了邢家庄和宋家庄,发现古堡构造基本相似,如果四周堡墙坚固的话,就如同一个大型堡垒,匪徒难以入内。

大明王朝守护者

据说蔚县历史上有八百堡,村即是堡,堡村相连,把军事功能与村落相结合,这在中国历史上并不多见。造成这种现象的出现,无外乎地理环境独特、京师重要屏障和兵家必争之地。

古堡星轨。蔚县古堡大部分建于元、明、清时期。古堡堡门雄伟高大,堡墙屹立,雄风优存。(摄影/陈建军 )

诸多古堡之中,颇具特色的是西大坪军堡,军堡呈少见的圆弧形,内是一块平地,面积达三四百平方米,根据当时的劳动力计算,要想建成这么一座古堡工程非常浩大,需大量人力和物力,至少需要3~5年。该堡始建于明洪武年间,清华大学副教授罗德胤先生认为,蔚县大规模建堡源于明太祖的政策,当时为了对抗北方游牧民族入侵,朝廷不仅花费巨资修长城,同时还修建了无数城堡,从州府到村落均有分布,形成百里京城防御带。站在西大坪军堡往下看,正是蔚州通往宣化府的一条位置险要的必经大道。军堡在靠近西大坪村的一面留有一个很小的圆形门洞,便于村民出入,这个入口只能容两人错身通过,一旦里面的人将这个入口封死,这里就真成了万夫莫开的堡垒。

历史就是充满戏剧性,当大明王朝统治者大费周折构建起层层堡垒,高枕无忧之时,一次“土木堡之变”,让明英宗被俘,明朝元气大伤。同时说明城墙再坚固,假若人心不齐,也无济于事。如今,有许多人前来拍婚纱照或写真,看着岁月侵蚀的夯土墙,眺望远山沟壑纵横,迎面吹着凉风,这个曾经的军堡已悄然转换它的角色。

闹市深处访古刹

蔚县可看的东西实在太多了,几天时间里我一直目不暇接,给我最大的触动就是在乡下随便推开一扇残破的木门,就能很容易地遇到明清时期的壁画或者塑像;随意捡起一片遗落在墙角的瓦片,极有可能有着几百年的历史。这种遍地寻宝的感觉,是在其他地方旅行不太具备的一种独特的体验。

蔚县古城南关城内一座藏身深巷之中的古刹——释迦寺,内筑有蔚县境内现存最古老的木构建筑。

我和释迦寺的相遇,也纯属偶然。行程的最后两天,相对轻松多了,主要的采访任务已完成,我和同事们便在县城内逛街看看当地特产,没有太多的计划和预期,突然一个低调爬满绿植的小门吸引了我,我前去一看,上面写着“蔚县博物馆”,怀着随便看看的心态,就这样走进了另一个国宝单位——释迦寺。

进入释迦寺,用别有洞天来形容一点不为过,从闹市一下子转入到一处幽静的小门,再由此门进入到一群寂静而安详的古建,有一种“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欣喜。仿佛时间被凝固了,它们在静静地等待和它们有缘的人来开启一段不可思议的时空之旅。这样的时空之旅可近距离触摸文物,这种体会或许只有在蔚县才有吧!走近释迦寺的大雄宝殿,庄严依旧,除了岁月在它身上留下些许痕迹,它依然拥有像僧人一般的威仪,

另一个角度看释迦寺。该寺自建成以来,香火鼎盛,是赴京驿道上一道亮丽的风景,也是历代附近平民、学子的祈福胜地。

静静而威严地伫立在那里。这座大雄宝殿为元代所建是张家口市年代最早的木建筑。一把斑驳的锁紧紧锁住了这座宝殿,而殿内的佛像传说在文革时期也遭到了毁灭,如今大殿虽已“人去佛空”,然而,这座大雄宝殿依旧留在我的内心。仿佛岁月锁住了外面的尘埃,虽佛像不在了,但是佛的清净庄严依旧,仍守护着这一方水土,一方百姓!

独一无二的“烟花”

我们的最后一程,是前往暖泉镇欣赏蔚县的必看项目——打树花。上官堡据说是蔚县打树花最正宗的地方,还没到堡门,远远就看到这里的堡门颜色跟其他地方的不一样,这里的明显发黑,走近一看,锈迹斑斑,知情人说这是打树花留下的痕迹。听说蔚县以前富人过年都会买烟花,但家境一般的老百姓买不起烟花,一位天才铁匠突发灵感,把烧红的铁水溅到堡墙上,一道道酷似烟火又神奇的效果出现了。

黑幕降临,我期待已久的节目开始了,几位壮汉推着铁水缓缓走到堡门前,其中一位突然用勺肴起铁水大力一挥,火花四溅,绚烂过后,慢慢被黑夜吞噬,仅剩铁水一闪一闪。我不由担心起这些古堡的命运,不知道它们是否也会被岁月慢慢吞噬?但是,我的内心会依然珍藏着和蔚县古堡的这次相遇。

蔚县暖泉镇的打树花是一项古老的技艺,已经有500多年的历史。所谓打树花,就是将融化的铁水泼到墙上,而呈现出来光影四溅的美感。只有在1000多度的高温下,坚硬的铁才会化成铁水,可以想见,想要呈现美轮美奂的效果,匠人们需要承受怎样的高温,需要多么娴熟的技艺!

回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您的名字